西梁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之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透支了我生命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路人》

【黑邪】我们(完)

九.


浴室里还是水声滴答滴答作响,吴邪闷闷的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思绪却早就飞到了一边去,似乎是想到了黑瞎子刚来自己家里的时候,那时吴邪也是这么坐在沙发上听着那人在浴室里洗澡的声响,从花洒里流淌出来的水滴趟过脸颊,划过前胸,最终划过小腹,慢慢向下......

不对不对不对!

吴邪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不能再想下去了,全是些要被打上马赛克的东西。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吴邪还在想下午那会儿黑瞎子刚进门时说过的话。


秀秀前去打开了门,门口是工作回来的黑瞎子,然后他说小三爷过的滋润可好?然后便自家人一样的走进了门,自顾自的坐下就着桌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残羹剩菜吃了...

7 15

【黄黑】情色

  事情的开始起源于一张突然出现在桌子上的票。

  一张音乐会的票,黑子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设计的极其简约除了时间地点和演奏者外一无所有。正中的位置还标着粗体写的的英文单词:Erotic。

  情色。

  也不知道是谁放在桌子上的,黑子抬头四处看了看,又或许是别人顺手放在这里忘记拿走了。

  不不不应该不会是别人顺手放的,毕竟这里是黑子的私人办公场所。不管是哪种可能黑子还是决定去听一听。

  对着镜子整理好了着装,收拾收拾的走进了装修华丽的音乐厅里,先生女士们正装出席风度翩翩,黑子也找到了座位对号入座。

  真怕一会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黑子默默的想着。

  不一会儿大厅内的灯光暗了下...

7 18

【黄黑】街区碰撞

  毕业的这一天,黄濑看着眼前走了四年的回家道路第一次觉得这条路整个乐开了花了,分外自信的觉得自己前途一片光明自由,不久的将来就能登上福布斯排行榜,无数少男少女都匍匐在他的脚下俯首称臣。心情一下子就像一只脱了缰的哈士奇在马路上狂奔,可是还没撒开蹄子奔到一半就被自家老妈说的一句话给打回了原型,她说:

  “凉太啊,男人就得要一份稳定的工作才能给女人带来依靠,去考个公务员吧。”

  “妈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这刚出了校园还在自由飞翔的心情一下子就不美丽了,老老实实的准备考试努力复习去了。

  刻苦努力的学习了大半年最后在寒冬的年末走上了考场,连说话都带着白气,呼吸都被冻住了,握不紧的...

3 9

【黄黑】缠绕

三.

  【昭和63年,黑子25岁】

  除夕夜的钟声响起,时间跨入了一个新的旅途。

  新年的第一天,街上到处都是人。

  “小黑子快一点,一会人就多了。”黄濑催促着黑子,他们要赶在第一天里参拜神社祈求平安。

  从鸟居进入神社,在一鸟居前深鞠一躬,然后再牵手向前走,沿着路边两人慢慢踱步。

  “一定要抓紧我,人这么多小心一会儿走丢了,找不到小黑子我会很伤心的。”

  “黄濑君才是,快点抓紧我,我领着你走。”

  在参道旁用舀子洗过手后两人来到了神社前。

  5元香火钱。

  二拜二拍手一拜。

  “希望小黑子永远在我身边。”黄濑双手合十。

  黑子转头看向他,“说出...

3 5

【黑邪】我们

八.

  秀秀的到来导致的结果就是吴邪每天每天都要被她叫醒。

  “吴邪哥哥我来了。”

  “吴邪哥哥我去溜小黑了。”

  “吴邪哥哥我不会做饭。”

  "吴邪哥哥………"

  知道自己的名字起的好,可也经不住这么频繁的叫。

  小花给他回答也意味不明,吴邪仔细的想了想确实是没有在他面前露出些什么信息,放松的笑了笑。

  “秀秀我们出去吃,别试图炸掉我的厨房。”

  “诶?可我马上就要做好了。”

  吴邪回头看了看锅里的一团不知名物体。

  “你还是好好坐着吧,要不去陪小黑玩也行。”吴邪满脸黑线。

  看样子是洗不掉了,换一个锅算了。

  秀秀明显...

6 6

【黄黑】氧气

  工作后的第三年,已经变得对身边的事物发展变化毫无知觉,每天都只是机械的在重复一个动作。

  上班,打卡,下班。

  工作了一整天的黄濑抬起头摘掉了鼻梁上的眼镜,然后揉了揉因为低下太久而变得酸疼的脖子。

  一会晚饭去吃些什么呢?

  拉面?蛋包饭?还是要点烧麦随便填饱肚子就好。

  还什么都没想好。

  伸手按下电梯里的按钮,看着头顶的指灯从13楼一层一层的向下变,变到了6层停了下来,进来了两个年轻女孩。

  打了个照面以微笑示意。

  “要去几层?”

  “3层那里。”

  “工作辛苦了。”

  “你也是。”

  短暂的对话后再无交流,电梯里剩下的是两个女孩交流的...

3 6

【黑邪】我们

七.

  与猫相伴的日子过的很随意,吴邪也终于改掉了颠倒过来的时差。

  已经过去了一半的假期依旧在继续着,可从看到黑瞎子第一眼时就决定要发展的进程却还没走出第一步。

  时间又回到了原点,点亮的电脑屏幕还停留在没有关掉的网页上:

  “书桓走的第一天,想他,想他。”

  似乎是主人不见了的缘故,那只猫更黏吴邪了,也不动不动就往外跑的一天都不见踪影了。

  吴邪看着它在自己的面前吃的正香,时不时的还舒服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野猫都不喜欢乱跑开始认主人了,你说你的主人怎么还是让人不省心呢。”

  它摇了摇尾巴表示吃的很满足。

  “黑瞎子说你还没有名字,叫你什么好呢,小...

7 6

【黄黑】缠绕

二.

  转眼之间,几度轮回。

  太阳在旋转了多次后又再度回到了北半球。

  【昭和60年,黑子22岁】

  “黑子老师明天见。”

  “黑子老师再见。”

  把孩子们平安送到他们家人的手中,听着奶声奶气的再见声,黑子松了一口气,直起了腰扭了扭脖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最快乐,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就觉得被治愈了。

  生命是一个大熔炉,熔掉了过往,铸起了曾经。一成不变的还在延续着。

  “黑子老师今天辛苦了,明天还请加油。”

  “好的,您也是。”

  黑子哲也毕业后就职于街边的幼儿园。

  天亮时分起床,准备好早餐和牛奶,赶在家长来之前就现...

8

冷着冷着也就习惯了。

看free的时候比较萌真凛,每次看着满屏的真遥凛遥撕逼的时候就默默的想你们撕的开心就好,真凛党光看着他两能同框都已经很满足了。第一季还好能从夹缝中找到点糖满足一下,第二季完完全全就是被官方给遗忘了的好吗。明明真琴跟凛凛那么配啊,外型好性格也互补,可惜就是官方不发糖,这点我怨念了好久的说。

看银魂的时候萌上了土冲,两人从来都是捆绑出场。明明土方最关心最看重的是总悟,总悟也只S土方先生。互相称呼"土方先生"和"总悟"什么的完全戳中萌点呀。三叶是他两中间联系的独特纽带,别人插足不了,两人也无法分开。总结一下就是那句"给我撞他...

15 1
 
1 / 2

© 西梁 | Powered by LOFTER